牛骨香汤入梦来

牛骨香汤入梦来
■曾文荣拂过翠绿的稻田,穿过七拐八弯的巷子,当乡野的风在圩棚下涌动时,东方还不见鱼肚白。昏暗的晨光里,土砖围成的大锅嗤嗤地冒着热气,大木甑溢出的香气弥漫着。当榜首缕阳光攀上山脊射向大地时,圩棚里人逐渐多了,声响逐渐喧闹了,整个圩场便氤氲在一股浓郁、鲜醇的气味里,这便是灌溪牛骨汤的香气。从我记事起,每天早上三四点钟,卖牛肉的老板便在圩场一角,把牛头、骨架、脚筋、牛蹄放进架设在圩棚的一口大锅里的大木甑里。盖子盖上了,锅里水满上了,灶膛里柴火添上了,火舌舔着锅底,红彤彤地笑着,照在一张张古铜色的脸。大约半小时后,水欢腾了,香气冒出来了,整个圩场被浓浓的牛骨汤气味包裹着。一旁等喝牛骨汤的人便敦促:“老板,能够吃了吧?”老板说,这时的牛骨汤太清淡了,味不劲道,需再蒸上两三个小时后,等牛骨汤面上漂浮起一层金黄金黄的油花,冒着浓浓的牛牤味才好吃。牛骨汤的做法看似简略,实则极为考究。牛骨汤最好选用散养的老黄牛的牛骨制造。但不能单用牛骨,需把带有些肉或筋的牛骨、牛面、牛骨架、牛蹄等一同放在木甑里蒸制,不能水煮,水煮的牛熟寡淡无味,汤体也不浓郁。并且蒸制时刻要长,一般不少于三至四个小时。这时,牛骨上粘连的牛肉熟了、烂了,含着的养分在水蒸气挟裹下渐渐进入汤体,牛骨髓也渐渐滴入汤里,这样做出来的汤清新新鲜、浑厚浓香,养分价值也高。原汁原味的“牛骨汤”,是泰和灌溪人的独爱。那时刚刚分田到户,家家都不殷实,吃牛熟喝牛骨汤经济又实惠。喝汤是不花钱的,可是每个喝汤人,都会花上几角钱买几两牛熟和着吃。牛熟是大锅中蒸熟的牛骨头上用小刀一点一点剔下来的牛筋、牛面、牛杂等,被称为牛肉的“下脚料”,很廉价。大木甑一翻开,跟着蒸汽腾空而起,整个圩场被浓浓的香醇的牛骨汤气味包围了。买牛熟、吃牛熟的人早等不及了,他们端着碗,围着刮牛熟的老板。老板也大方,刮下一大块,“两角钱!”说着就丢进一个人碗里。那人便自己拿起勺子在木甑边,舀满一碗牛骨汤,站着“嘘嘘”地喝起来。喝完,砸吧一下嘴,满口留香,耐人寻味,不由还想喝,又名老板添一点,再添一点。一朝一夕人们把牛骨汤戏称为“再添一点”。但凡到过灌溪喝过“再添一点”的人都有那馋嘴的回忆。小时候我喜爱跟着妈妈去赶集,除了想看圩场里色彩缤纷的蔬菜瓜果,赏供销社货架上琳琅满目的货品,更想尝一尝那香馥馥的牛骨汤。初中结业那年,为了增强养分,每次逢圩,妈妈便买上两角钱牛熟,让我喝了一碗又一碗的牛骨汤。那年中考,尽管学习严重,校园饭菜难吃,我非但没有瘦,反而胖了好几斤,也顺畅考上了师范。牛骨汤历久弥香,现在成了全牛宴的重要调料。“牛血八叶”里不放一点原汁原味的牛骨汤,那滋味就不新鲜了;熬制的牛脚缺了牛骨汤,那滋味就不浑厚了;牛熟汤里不加点牛骨汤,那滋味就不纯粹了。近几年,商家又开发出了牛骨汤面、牛骨汤粉。街上已经有好几家“牛骨汤面馆”了,其味纯粹,生意兴旺。去晚了,等上半响是常有的事。牛骨汤成果经典,也促进了灌溪养牛业的开展。那时,家家户户都养着一头或几头老黄牛。它既是人们种田的好帮手,又是搞活家庭经济的好路子。放牛也成了灌溪孩子们最喜爱的农活,每天放了学,不必爸妈告知,他们就从树荫下、屋后头牵着牛走向户外。不管在山沟、河滩,仍是郊野,抬眼间,你总能看见青青草地上一群孩子嬉戏着,身旁的老黄牛或低着头啃食地上的青草,或伸长脖子卷食高处的绿叶。夕阳西下,孩子们才牵着牛,在袅袅炊烟中,在娘亲的呼喊中一路雀跃而归。现在,跟着乡村机械化出产的开展,乡民环保认识的增强,散养的牛越来越少了。但灌溪的养牛业不光没有消失,反而开展壮大了。不少乡民,建设了专业养牛场,传闻年产值到达500多万元的养牛专业户就有好几家了。养牛也成了灌溪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好路子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